【資本集團看法】圖解美國大選對股市走勢的影響 | 中租投顧

封面圖片

【資本集團看法】圖解美國大選對股市走勢的影響
(本文由資本集團Capital Group提供)


美國大選對股市和投資組合回報有何影響?大選對長線投資者來說是否具有重要性?隨著11月3日美國總統大選臨近,投資人和財務專家均須面對這些問題。為尋求答案,資本集團分析了超過85年的數據,並歸納出大選影響股市走勢和投資者行為的五種方式。

 

1)市場傾向預測選舉結果
圖一:選舉年度內S&P500指數平均報酬(1936年-2016年)

資料來源:Strategas。報酬作指數化,以每個選舉年度的1月1日為100。報酬以美元計價。陰影區域大致顯示選舉日之前的三個月期間。

一個簡單的市場指標,便已在1936年以來的23次美國總統大選中,對其中20位勝選者作出準確的預測。如此傲人的過往績效,相信會令主要的民意調查機構感到欣羨。如果S&P 500指數在選舉日之前的三個月內上漲,執政黨通常會在選舉中獲勝。如果股市在該段期間內下跌,則往往是在野黨贏得選舉。

原因何在?因為股票的走勢一般具前瞻性,而股價反映了不確定性,包括即將舉行大選所衍生的未知數。

當股市和經濟表現強勁時,更換國家元首的動力往往會較低。在那些年間,股票未必需要反映不確定性,因而可讓其價格繼續上漲,進一步提高執政黨連任的機會。

但在政治和經濟環境更具挑戰性時,在野黨獲勝的概率會較高。在這情況下,市場會反映選舉結果所帶來的額外不確定性以及可能出現的政策轉變,並因而導致市場的波幅擴大。

對2020年而言,這有何意義?自8月3日(選舉日前三個月)至9月15日期間,S&P 500指數上漲3%,年初至今漲幅為5%。在正常時期,這種情況有利於現任總統,不過目前美國經濟風雨飄搖,已是今非昔比。由1912年至今,若在選舉前兩年內出現經濟衰退,便只有一位總統能成功連任。雖然這趨勢可能值得留意,但投資人不應當作影響投資決定的理由。回顧過去,無論現任總統是否獲勝,大選引發的市場波動均屬短暫,並且迅速被市場的上升趨勢所取代。

 

2)政治僵局抑或大獲全勝?股市在這兩種情況下均會揚升
圖二:S&P 500指數平均年度報酬(1933年-2019年)

資料來源:資本集團、Stategas。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一致政府」是指白宮、眾議院和參議院均由同一個政黨掌控。「一致國會」是指眾議院和參議院由同一個政黨掌控,但白宮則由另一個政黨掌控。「分治國會」是指無論哪一個政黨候選人入主白宮、眾議院和參議院均由不同政黨掌控。


在這個選舉週期內,最受投資者關注的問題之一是民主黨大獲全勝,入主白宮及同時掌控參眾兩院的可能性。這就是所謂的「藍色浪潮」(blue wave)。很多人預計這個情景將會導致多項政策被推翻,例如「放寬監管」及《2017年減稅與就業法》(Tax Cuts and Jobs Act of 2017)。事實上,新的執政黨通常會制定其施政綱領,但若認為這個大選結果將導致股價顯著下跌,或許是將股市的複雜情況過於簡單化。

歷史顯示,無論何人入主白宮,股市依然表現良好。自1933年以來,由同一政黨入主白宮,同時掌控參眾兩院的情況有42年。在此期間,股市平均獲得雙位數的報酬。而在民主黨和共和黨分別掌控參眾兩院的年份,股市的平均漲幅幾乎不相上下。從歷史來看,「最不理想」的結果是國會由當選總統的對立政黨所掌控。縱使如此,市場亦獲得7.4%的平均報酬。

對2020年而言,這有什麼意義?我們幾乎可以肯定,今年的選舉結果會出現以下其中一種情況:「藍色浪潮」,即參眾兩院均由民主黨掌控的一致政府;或者無論是川普還是拜登勝選,都有可能出現分治國會。選民或許強烈傾向選擇某一位候選人,但投資人可以安心,因為上述兩種情境在過去皆獲得強勁的股票表現。

 

3)無論哪一個政黨勝選,股市都會上漲局
圖三:假設投資10,000美元於S&P 500指數的增長情況

資料來源:晨星、S&P500。開始日期為1933年3月4日,結束日期為2020年8月31日。政黨執政日期是基於總統就職日期。價值是基於美元總回報。所示圖表以對數比例為基礎。
 

政治問題可能引發強烈的情緒和偏見,但投資人應保持理智,排除雜音,專注於長線投資。因為回顧歷史,基本上總統選舉對長線投資回報並無造成影響。

誰是執政黨對股市表現而言並沒有帶來重大的分別。過去85年來,美國共有七位民主黨總統和七位共和黨總統,而股市始終保持上漲的基本方向。於投資人而言,比選舉結果更重要的是堅持繼續投資。

對2020年而言,這有何意義?有些人認為,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是我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選舉。但這種說法在過往的大選中屢見不鮮,而且亦會在未來的大選中不絕於耳。今年的特殊意義多不勝數,但回顧過去的選舉週期,許多競選活動都充斥著爭議和不確定性。而在每個選舉週期,市場始終表現穩健。無論選舉結果如何,只要專注於長線投資,投資人便可為實現更美好的未來作好部署。

 

4)投資人通常在選舉年度中持保守態度
圖四:平均淨資金流量(以總統任期年份計) (1992年-2020年)

資料來源:晨星。包括共同基金及交易所買賣基金,以美元計價。股票基金包括美國及國際股票基金。2020年的數據為年初至今的數據,截至2020年7月31日。


我們難以避免接收有關選情報導的負面消息,政治競選活動中的言論亦容易導致我們變得情緒化。歷史顯示,大選對投資人行為明顯造成影響,但投資人必須注意,切勿因悲觀情緒而放棄長線投資計劃。

在選舉年度中,美國投資人會將更大量的資產投入貨幣市場基金,在傳統意義來說這是風險最低的投資工具。相比之下,在緊接選舉年度之後的一年,投入股票基金的資產最多。

這說明投資人希望在選舉年度中盡量減低風險,而且耐心等待,直至不確定性消退才重新投資股票等風險較高的資產。但捕捉入市時機的策略難以取得佳績,反而會為投資組合報酬帶來重大問題。

對2020年而言,這有何意義?這個趨勢在2020年加速發展:截至7月31日,貨幣市場淨流量增加5,460億美元,而股票基金淨流量卻減少360億美元。當然,今年部分資金流入避險資產,原因在於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而非總統大選。然而,7月份股票基金單月流出量達到新高,說明在大選之前投資人持保守的態度。

 

5)在選舉年度中將美國持股轉至現金可能降低長期投資報酬
圖五:選舉週期內,假設投資10,000美元的三項投資策略(對自1932年以來22個大選週期的分析)

資料來源:資本集團、晨星、S&P500。在選舉週期內,假設三位投資人各有10,000美元可供投資,並在整個期間內投資於股票和現金組合。
*「滿倉投資」是指在整個期間內將資金全數投資於股票。
*「持續供款」最初投資1,000美元於股票,並以及投資9,000美元於現金。
*「持觀望態度」是指第一年全數投資於現金。第二年年初,投資人減少10,000美元的現金投資,向股票投資10,000美元。
S&P500指數用以代表股票回報,並反映股息再投資。Ibboston SBBI美國30日國庫券總回報指數追蹤年期約一個月的短期美國政府債券,並包括利息再投資,用以代表投資現今的回報。回報及投資組合價值每月計算,並以美元計價。分析始於每個選舉年度的1月1日,並反映四年持有期。


選舉年度中的最佳投資方法是甚麼?當然不是持觀望態度。 

為證實這一點,我們就假設三位採取不同取向的投資人進行分析。假設持有期為四年,我們計算過去22個選舉週期結束時其投資組合各自的價值。

持觀望態度的投資人有16次獲得最差的報酬,而僅有三次獲得最佳的報酬。同時,在選舉週期內維持全部投資或每月扣款的投資人表現最佳。在整個期間,這類投資人的投資組合平均表現更高,投資表現優於在較長時間內持有現金的投資人。這些結果反映四年持有期的投資表現,但若從更長的年期來看,表現差距可能更大。

一般而言,根據個人投資目標堅持長線投資計劃,是最佳的投資方針。無論是採取持續抱緊部位的投資策略,抑或是定期定額扣款進行投資,最重要的是投資人應避免受政治情勢影響投資計畫。關鍵在於不理會短期的雜音,專注於長遠目標,而這正是投資應持續遵守的原則。

對2020年而言,這有何意義?要了解今年資金流入現金資產對投資人的長線投資組合報酬有何影響,現在仍為時尚早。但由於S&P 500指數在3月份築底後飆升超過50%,以及全年持續獲得股票淨流出,我們相信許多投資人至少錯過了這次股市強勢反彈的部分機會,並且將在11月總統大選之前繼續持觀望態度。

以上資料來源(除特別說明):資本集團,中租投顧整理,以上資料時間(除特別說明)2020/09/17

親愛的貴賓您好:
您在本系統已閒置超過 6 分鐘,本系統將於 20 秒後自動登出,若您需繼續使用,
請按 繼續使用 ,或按 直接登出 ,登出本系統。